三世宝藏网
三世宝藏网
放下就是快乐 在闹市中修行 色难 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孝的故事
主页/ 微型小说/ 文章正文

汉子断指寻母亲

导读:汉子断指寻母亲这天中午时分,六十多岁的退休工人马师傅吃过午饭正躺在摇椅上悠闲地品茶,突然,十来岁的孙子马宁急匆匆地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他:“不好了,爷爷,我爸爸正拿着斧头要断人家的手指呢!”“断人家手指?这还了得,难道他又在发酒疯了?”马师傅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丢下茶杯,赶快拉着小马宁向外赶去。说实在的,虽然儿子马进已届不惑之年,但还是经常会做出一...

  汉子断指寻母亲

  这天中午时分,六十多岁的退休工人马师傅吃过午饭正躺在摇椅上悠闲地品茶,突然,十来岁的孙子马宁急匆匆地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他:“不好了,爷爷,我爸爸正拿着斧头要断人家的手指呢!”“断人家手指?这还了得,难道他又在发酒疯了?”马师傅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丢下茶杯,赶快拉着小马宁向外赶去。说实在的,虽然儿子马进已届不惑之年,但还是经常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来,特别是喝过几盅之后,做事更是不计后果,不知惹过多少麻烦,马师傅就是放心不下他。

  马师傅赶到巷口,却没有看到儿子马进和别人争斗的场面。只见一个年纪和自己儿子差不多、但长相十分憨厚的汉子早已把左手中指按在一块木头上,浑身酒气、满面通红的马进举起一把雪亮的斧头,正向汉子的中指劈去。说时迟,那时快,马师傅猛地冲上前来,一把抓住斧柄,厉声喝道:“使不得!”马进稍一迟疑,斧头便被马师傅夺去,重重地扔在脚下。

  “爹,你少管我的闲事!”马进抬头看一眼马师傅,没好气地说,“我们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添的什么乱?”

  “是啊大爷,是我请他这样做的,你就别管了!”汉子拾起斧头递给马进,招呼道。“兄弟,再来!”

  马师傅又一次抢过斧头,冷笑道,“是你请他帮你把左手中指断掉?这就奇了,我今年六十多了,请人断自己手指的人不是没有见过,但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告诉你吧,不是疯子傻子就是走江湖卖狗皮膏药的郎中!你说,你是什么人……你这不是明摆着害人吗?”汉子赶紧答道:“我一不是疯子,二不是傻子,三不是卖狗皮膏药的郎中,我可以为兄弟立一个字据,不管出现什么后果都不要他承担任何责任……”

  “爹,你就让我帮他一回吧。”马进说,“他不但不要我承担任何责任,还说事成之后请我喝上几盅呢。”

  “你就是想着喝酒。”马师傅白了马进一眼,坚决地说,“不行!就是不行!”说着,一把拉过马进扭头就走。汉子赶忙冲上前去,张开双臂拦住马师傅,恳求道:“大爷,您就让兄弟帮帮我吧,我……我给您跪下了……”说着,真的一头跪在马师傅的面前。

  “你……你……”堂堂男子汉跪在自己的面前,马师傅一时手足无措了。他一把把汉子扶起来,迟疑了,“你得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断掉自己的手指?”

  “实不相瞒,我是为了出名。”汉子老老实实地说道。

  “出名?”周围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马师傅更是愣在哪里,过了半天才不解地问道:“你……你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要出什么名啊?”

  “出了名,就会有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我,我就可以上电视了。”汉子兴奋地说,“大爷,您知道吗,现在只要是稀奇古怪的事都可以上电视。我一不疯二不傻却请人平白无故地把自己的手指断掉,这样稀奇古怪的事不上电视才怪呢!”

  “原来是这么回事。”马师傅点点头,但他又禁不住问道,“上了电视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一天三顿过日子?”

\

  汉子认真地说道:“一上电视,我那患老年痴呆症走失在外的老母亲就会看到我,就会想起我的家乡,就会想起回家……我还可以在电视上说:谁看到我的老母亲了,请送她回家吧。”原来,汉子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去年春天患上了老年痴呆症,当时他正在广州打工。等他得到消息赶回来时,老母亲已经走失好多天了。一年多来,他四处寻找,但杳无音信。今天,一个好心人建议他到电视台做个寻人广告,他顿时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可是,他摸摸空空的口袋却犯难了。他想借点钱,可是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又能向谁借呢?情急之中,他突然想起这么个办法来。

  “叔叔,让人断掉你的手指你不疼吗?”小马宁抚摸着汉子那只差点被断掉的左手中指,天真地问道。

  “十指连心,怎么会不疼呢?”汉子一把抱住孩子,流着泪说,“可是,断掉指头只会疼一时,而找不到老母亲,叔叔的心会疼一辈子的……”

  马师傅、马进、小马宁,还有现场的人所有人都静静地听汉子说着,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噙满了泪水,有人还拨通了省电视台的报料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