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宝藏网
三世宝藏网
净土十疑论白话浅译 释净土群疑论 阿弥陀经宗要 净土女居士往生 净土探究
主页/ 两个世界的味道/ 文章正文

两个世界的味道(上)

导读:李炳南老居士编述...

两个世界的味道(上)

两个世界的味道

李炳南老居士编述

(甲)娑婆世界的味道

(乙)极乐世界的味道

(甲)娑婆世界的味道

壹、引 子(苦辣酸)

瓜青醋黑与椒红 等是钻眉味不同

正怯辛酸难下咽 何堪苦再塞喉咙

这一首偈,是说的三种食物,各有各的味道,无论那一种,吃到嘴里,都不平常;不但唇舌齿牙喉,统起反应,就是周身也要起变化的。

在夏日炎炎的时候,菜园里有两种菜,特别茂盛。一是苦瓜,全身好像癞蛤蟆一样,味是极苦;嚼到嘴里,立刻使你皱眉闭目,直像一块木塞杜住咽喉,噎的半天喘不过气来。再就是大椒,他是辣味;一沾唇舌,能使你满头大汗,跟泪鼻涕,一同直流,倘一口气换不过来,呛的还得咳嗽一阵。更有一种人造液,名字叫醋,那味却又是酸的;一勺到口,牙齿被他麻醉的发了瘫软,立刻失了咀嚼能力。

这几种味道,恐人不知,特意替他作个宣传。我又设想单吃一种,似乎还不够味,莫如把他合起来吃,才显著感受特别。有人说这几样食物,谁不晓得,何用你再饶舌?我说未必,未必!圣人说过‘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我看虽有人满口大嚼,却不能领略真味。闲话少说,且举一个和味吃法,请大家尝试尝试!

(子)炒苦瓜

材料:苦瓜两支 辣椒七八支 花生油 酱油 盐 姜 花椒 好醋

预备:苦瓜横切成圈形,先用开水一穿滚,少去其苦。辣椒切成二三段。

作法:油滚后将瓜下入翻炒,务使油透;再加入盐、姜、花椒后,加酱油。

附:辣椒另用油炸,加入酱油一烹,即可盛出。

吃法:炒苦瓜另盛碗中,再用两小碟,其一盛炸烹辣椒,其一盛好醋,取辣取酸随意蘸食。蘸辣椒食,有‘辛苦’的味道;蘸醋食,有‘酸苦’的味道。

又有人问‘辛苦’‘酸苦’这些名词太不吉祥,你又何必提倡吃这样的坏味?是的,诸位诸位,这几样味道,正是代表这个世界的真味,要说不吉祥,还是这世界不吉祥,因著生在这个娑婆世界里,一切的享受,就是‘苦、辣、酸’三个字,却是住久了的关系,反而把所受的苦辣酸忘掉了,还说甚么锦绣山河、花花世界,生了贪恋心,未死的怕死去,将死的还希望再同来。好像粪坑里的蛆,在臭屎中纷纷攘攘,看他是苦不可言,但是你若把他检出来,他仍然寻著臭气向坑里去跳。

我提倡这种菜,是要世人加紧警觉,要了悟这个世界是苦的、是辣的、是酸的,不要再迷恋!倘若忘了,就请你把这一碗菜,拚命的去吃;假若辣到满头大汗,酸到鼻孔里眼眶里都流出水来,苦到喉咙里如塞了黄连的时候,就是得了真味。此时要你明白娑婆世味,原来如此!诸位若还不能了悟,那就明显的说出来,请往下看吧!

贰、举 事

(子)生来已定的苦味

一、生 苦

人生的第一步,就是先投胎,女子的肚腹下,有一个不干净的所在,叫作子宫。他的周围,有一盘一盘的大肠,满盛著粪;有团团的膀胱,满装了尿;环境甚是肮脏,气味又臭又臊。遇见最污秽、多微生虫的精血,投到子宫里的时候,人的神识,也就随著混进去,变成形体,好像猴子蹲者的样子。住在这里边,既无光明,又无空气,四邻上下,紧紧的裹的是粪袋、尿囊、臭水、腥血,这般说来,岂不就像热屎血河等地狱吗?是的,所以这一段的享受,就叫作胎狱。好歹挨到十个月,刑期满了,一个倒栽葱的式子,头向下脚向上,随者许多肮脏的血水,从一处最不干净的门户,冲流出来,这算得了释放,见了天日。虽说是得释放,但从那窄狭的狱门向外出的时候,已经挤塞的死去活来;那一具嫩肉,初经凉风,又好像刀割箭射,那样的疼痛难忍。所以人一出生,就先哇的一声哭。哭的甚么?细听字音,还不就是‘苦哇、苦哇’!

二、求不得苦

人生怎么讲?就是每个人,身须要连续的活下去,衣食住行件件须要;若没钱财,这些事就要离开你,生活就成了问题。试问钱财那里容易求得来?

劳心的工作也好,劳力的工作也好,但是世界上无论任何国家,政治办的如何好,总免不了有失业的;况且现在,各国不断的战争,钱财职业,还不是水上的浮泡,随时没灭。合起来看,不但财物难求,就是现状常态也难求个保持;心身平安,也难求个得到。

请看这个人,想洋房好住,想汽车好坐,想大菜好吃,美人开心,金银有灵,钞票有势,左求得不到,右求得不到,也不过空有一个幻影,在脑海里兜圈子罢了。

再说那些徼幸一时得到的,本求得到不失,永远享受,那也是幻想了。千年物业换百主,今日花开,明日花落,世间那有长远的事?任你费尽心血,总是到头成空!

这真失望!这真失望!‘真失望’就是‘求不得’,细想这样的味道,比较苦瓜的苦,还要加苦几倍?

三、爱别离苦

前人有幅画,并且有两句题辞,是‘马上黄昏、楼上黄昏’;这是说一对亲爱的夫妇,平常是双栖双宿,形影不离,但是这样岁月,岂能常久?或是为著谋生,或是为著求名,就发生了别离。平素天晚的时候,灯前欢笑,何等逍遥?到了别离的这一夕,一个在郊野里骑者马荒荒凉凉,一个在空楼上冷冷清清,这味道自然是苦的了。不过这还是生别离,后来或有重聚的希望。请再看那些老年伤子女的,少年死父母的,少妇死丈夫的,中年男子丧妻眷的,这样刺心的事,差不多家家皆有。空教人思断了肝肠,哭干了跟泪!唉!不问生别,不问死离,这苦味终是不好吃的!

四、怨憎会苦

这个世界,名叫五浊恶世。五浊很费讲解,暂且不说,现只把恶世略略一说。恶就是说的杀、盗、邪淫、妄语、两舌、绮语、恶口、贪心、嗔心、痴心这些事。谁知这个世界的人,差不多就有这些毛病;所以人与人之间,常常发生冲突,结成怨仇。你求报复,他也寻报复,闹得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时躲避不开,不是明刀拚命,就是暗箭伤人。又说甚么冤家路窄,简直叫你无处躲避。这不但是到社会上来免不了的事,就是每一个家庭里,有几家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唱妇随的?说的俗话‘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又说‘清官难断家务事’。门外的冤家有时还可以离开,门里的冤家,那就无法躲避了。古人说‘不是冤家不聚头’,这痛苦也只有忍著去受罢了。

五、老衰苦

人在少年时候,长得又嫩又漂亮,筋骨强健,精神饱满,一切事能做能为。可怜半生遭遇,百般折磨,内劳心神,外劳身体,那能吃得消?转眼之间,老就来了!一脸的皱纹,满头的白发,弯著背,一步两哼呼,两步三咳嗽,这样的形状,自然惹人讨厌。

眼昏看不明,耳聋听不清;牙齿摇落,吃饭也感困难;走几步,腰酸腿痛,口里带喘;昏昏沉沉,忘事糊涂,处处用人帮助,自己不能照管自己。

到了这等地步,或有钱财,或是儿孙孝顺,还可减少几分受罪;若是无钱无人,那就不堪设想了。夭亡的人不去说他,有寿的人,是要饱尝这一品苦味的。

六、疾病苦

人生在世,众苦交煎,忧悲恼悠的事,不断的合心情搅作一团。寒暑风雨不正的气候,又时常来侵袭肢体;再加上饥饱劳碌的摧残,五欲六尘的诱惑,就是一个铁人,也要剥落几层皮。况且这脆弱的血肉形驱,焉有不生病的道理?不问你是脏腑病,或是皮肤病,总是痛苦万分,不得自由。床褥缠绵,呻吟昏闷,有钱的请医吃药,但也不是药即仙丹,吃了准好,无钱的只好听其生死。至于无人照管的病人,饮食无来源,大小便也无力去到厕所,那就更加上几层苦味了!

七、死亡苦

古人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又说‘黄泉路上无老少’。这样仔细一想,简直死魔是紧紧随著人走,一追上就得跟看他去。死的味道,很不好吃,曾有比喻,说是等于生龟脱壳,又说遍体起风,更同乱刀零解肢体。到得此时,甚么英雄事业、文章艺术,却丝毫救不得性命;眼睁睁田宅财物、妻子儿女,不管你舍得舍不得,总是就此告别了。哭的哭、叫的叫,心中好像万箭穿射,却也无法可施;落得带些苦恼,钻到棺材里去!不几日,荒郊月冷,乱草蛩哀,坟穴狡兔,骨长青苔,味苦!味苦!唤不醒来!

(丑)随时增加的辣味

一、大 水

以前说的那些苦味,本是人一出生就带下来的;谁知这个出生地却也甚坏,不断的发生灾害,比带来的苦味还难吃,简直辣的不能下咽!请看下列几端:

雨季到了,倾盆似的大雨,三天五天,十朝半月,山洪暴发了!江河也决了堤岸!还有海边的地方,甚么海啸,浩浩荡荡,四望无际!平陆竟变成江河,一片洄漩接看一片洄漩,好像从天上往下翻转相似。波涛的声音,又好像风吼雷鸣!在这种威胁之下,无量的众生,哭的哭,喊的喊,逃的逃,死的死。千村万村,变作了水底暗礁;百宝财货,化作了水上浮萍!可怜家家亲爱的骨肉,从此就离散飘流,各不相顾了。逃得性命的,也成了赤身乞丐;卷入水里的,就充了鱼鳖的食粮。这样的灾害,在这个世界,本是常事。这味道真吃不消!真毒辣的狠!

二、大 火

‘时时防火!’这句话自古及今,皆拿他当金科玉律。各都会大镇,都有消防的设备,可见火灾是人人惧怕的!但是这样小心提防,能不能挡住火的光顾?那里会能办的到,他还是乘人不备各处乱走。只要他来了,不管你飞楼祟阁,画栋雕粱,甚么锦绣绮罗,金玉珠宝,火是一无爱惜,统统给你烧成一堆灰!就是遇到贫穷人家,一间茅棚,半斗糙米,也不会引动火的悲悯心,邀得宽恕,总是一律平等,烧个精光!若有不知趣的人,要想从火里抢困几分物产来,那是不客气的,火就连人带物同教你变成焦土!唉,真是水火无情!这样的灾害,那一个人敢发一句大话,说是一生遇不到火厄?

三、地 震

呼呼!呼呼!从很远的空中传来了一种怪响,渐渐的近了,房屋摇摇晃晃,加之跳动起来,简直像海船遇见了风浪,四面砰硼砰硼的几阵惊人的声响,接著尘土冲天,一片一片的建筑物,似飞的样子,都颠仆在地上;吵吵闹闹,哭哭啼啼,一群一群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破头破脸的,折臂断脚的,血和著汗,汗和著泪,都挣扎著向街上乱跑,却也立脚不住,只得坐下抱著头呕吐;或是伏倒地下,还是掀来掀去的打滚。又像霹雳沉雷的声音,爆炸了几阵,地面上龟背文相似的,现了又长又深又广的几道裂缝。有的地方向外冒烟,有的地方向外喷黑水,多少的人畜,都陷到里边去。谁知何处安稳?究竟那里可逃?也只有听凭地球张开大口吞人了。声响稍微的静下来,昔日的繁华都市,锦绣人物,到此俱不知何处去了!惟有黄黄的天色,惨惨的日光,好像也要倾坠似的,竟然变成了一个阴森的世界!这是地球的末日吗?不,不,这是小小的一部分变动,本来是常有的事。哎呀!这样事会常有吗?是的。至于地球末日,那就比这样来得更凶了,也是终究要实现的。试问这味道辣不辣?

四、刀 兵

人类迷了本性,一动念头便是贪吝、嗔恨、愚痴,所以社会上不断的争闹,各个国家,也是如此。你侵我,我伐你,自有历史以来,那里见过天下太平?不过现在来得更凶,因为杀人的武器争奇斗巧的进步。造了作什么用呢?只有战争。唉!某甲说这几天听说消息紧张,要开火了,到他处躲避躲避;某乙说交通早就断绝了,往那里去!不好不好,你听轰轰轰飞机来了!在半空中一片似风似雨的嗷嗷声响,接著通通通通通真是山崩地裂,烟火尘土搅作一团;更有隆隆的大炮,及乓乓乒乒连连续续的机枪,杀杀的嘶喊。遍地上横躺竖卧的死尸,加杂些半活不活肢体不全的人,统统浸在血泊里,有时也发出哀哀的声音来,但辨不出是人的呻吟,或是鬼的呼啸!忽然飞也似的过来几群铁蹄骑队,又轧轧的接著就是坦克车,都从这血泊里冲去。可怜可怜!不管死人活人,好像新铺马路的石子,骑队、坦克车好像压路机。到了此时,还说什么财产眷属?但是炮火虽然凶暴,也还有幸而免的人。那知在无秩序无保障的时候,就是躲过了飞机大炮,这些奸杀掳掠的事,是不能再免的了。这世味是辣的,不错不错!

(寅)永久不断的苦辣味

一、六道生死轮回

‘一息不来,三途有分。’这两句听了,真使人失望!受了一生的辛苦,实指望一死完了,谁知又有什么三途?是的,这三途叫作血途、刀途、火途。照这样说,不是死后更苦了?那是自然,不是常听说‘人身难得’的话吗?入了三途,就更不如现在了。

六道轮回,分为上下,三途就是下三道。凡空中的飞禽,地下的走兽,水里有鳞甲的,以及飞腾蠕动的大小昆虫等类,都叫作畜生。它们为人宰食,或是为人服苦役,后来还是杀了吃。就是人捉不到的,也是以强欺弱,互相吞啖;终免不了流血,所以又叫作血途。再说到鬼,虽有多财、少财、无财等类,总是挨饿的多。如多财类得弃鬼,遇有祭祀时抛弃的物,才能得食。少财类大瘿鬼,项下垂一瘿瘤,内里装著脓,饿极了时,只得挤出脓来充饥。无财类针咽鬼,肚腹大的好像瓮,咽喉细的好像针孔,慢说一滴水也见不到,就是遇到也下不去;就是咽的一滴水,何能解救瓮大肚的饥渴?更有焰口鬼,火从口出,那就更苦了。并且还常受到刀杖的逼迫,所以又叫刀途。至于地狱种类,更加繁杂了,千百不止,只可拣著容易懂的简单的举例。如碓磨、油锅、锯解等器,剥皮、耕舌、掏眼等刑,灰河、寒冰、粪尿等处。因为有火的居多,如火狗、火象、火狼、火屋、火柱、火山、火床、火箭、流火等,所以又叫火途。这地狱受苦的时间,往往百千万劫。受苦的众生,不分羌胡夷狄,天龙神鬼,皆脱不了。

且住,听说还有天堂等上三道,假若多作善事,到那里去好了。这话到也不假,可惜是暂时的小安,并不究竟;要知这六道就是生死苦海,在这道死,向那道生,旋转不停。一时升天,好比在海里淹著,忽然伸出头来;报尽以后,被余业牵著,还是再入三途,好比在海里又没下头去。不见上文说的地狱里边的众生,也有天龙鬼神吗?但是伸出头来的时间短,没下头去的时间长;有这样的情形,所以才叫作轮回苦。

参、结语(无可奈何的酸泪)

唉!活著受苦,死后更加痛苦,这真是死不得,活不得!究竟怎样才好?佛经里说过‘三界无安,犹如火宅。’你懂得佛法吗?我不明白。那就没办法了!这是世间的真味道,既然住在这里,就得忍受著吃罢!真是心酸!真是心酸!酸!酸!酸!还有一首‘酸’偈子,赠送给吃苦吃辣的众生,作个结束:

世间千般苦辣 说起痛断肝肠

眼似醋缸歪倒 空流酸泪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