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宝藏网
三世宝藏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佛教因果定律/ 文章正文

黄色小说是怎样写出来的

导读:黄色小说是怎样写出来的 文 / 口渴的水 中国的道家学说认为人体是一个小宇宙,这并不玄奥。假如,有那样的显微镜,把人体无数倍地放大,会...

黄色小说是怎样写出来的

文 / 口渴的水 中国的道家学说认为人体是一个小宇宙,这并不玄奥。假如,有那样的显微镜,把人体无数倍地放大,会看见什么?——人体上的每一个分子都是一个星球。而在这个小宇宙里,一切都是生命,包括人的思想。现代的科学研究也认为人的思维是波的形式,是一种物质的存在,而且思维有它自己变化无常的形象。人有时控制不了自己的念头,有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我们坐在那里,无原无故地会有一句歌词鲜明地出现了,于是,我们很自然地顺着它唱下去,但是,那不是我们主观意识清醒地想起了这首歌,要去唱它,是它自己来的。就是说,有些思维并非真正的真我主念,在某一刻里由于外因的作用它在我们的头脑里产生,偶尔它会浮现出来诱导我们,支配我们。 人的很多思想是在后天的成长中,为了名利、情欲、喜好慢慢形成的。色欲的思想,名利的思想,争斗的思想等等,非常的多。有的人说,我很小的时候,没接触性时候,就对性无师自通地了解,长大了才确定世上真有这回事,可找到依据了。但是,那也是你在某一时刻里形成的记忆,只是你把它忘了。 一个人看了很多的黄色小说和黄色录像,他便接纳了那些东西,头脑中都充满了色欲的影象,他私下里反复地回味、“创作”,使它越来越强大和坚固——色欲的思想强大到一定程度,人会出现什么状况?——哪怕稍微听见一点关于这方面的事情,甚至听见一个词汇、谐音词汇都会产生心理和生理的反应。而促使人产生这些反应的是色欲思想和生理欲望,这两件东西都是非理智的,不是人真正自己的思想。但是,人毕竟有道德底线,知道那思想不好,不能示人。一旦最后的道德底线崩溃了,他就会无所顾忌地把自己思想着的东西写出来;有的人写的时候还有生理的反应。面对各种批评甚至漫骂,作者本人所谓的 “自我”以及名利方面的心就又起了屏障保护的作用,使他什么都无所谓,一直不负责任写下去。 (二)为什么有人苟同“性开放是人类的进化” 人有性的欲望和性生活没有错。但是,一旦把兽性兽行当作人的本性,就等于把自己当作动物对待了。如果一个人苟同“性开放是人类的进化”,首先是这个人有同样的性开放的思想,这些思想指使人去承认,所谓“物以类聚”,性欲的思想当然要承认它的同类。其实很多人都有性欲甚至兽欲的想象,在这些方面,谁都是“天才”,他们为什么没有写下来?因为在他们进行这种想象的时候,内心还有一个清醒的意识,旁观地、认真地说:不对,这样不对。——这清醒的意识有道德观念,是人单纯的自己的思想,那才是人真正的自己。

一旦把性乱的东西写出来,也正满足了一些人色欲方面的心理和思想——终于有人把“我”想到的东西写出来了,原来,人真的是这样啊,原来这没有错啊,这是艺术啊。认为只要有人写出来就没有错,即便不去支持,也不会去反对。这是站在“自我”的观念上去判断的,认为满足了“我”的喜好或者想法的就是对的。但是,人的先天本性是纯真的,所有肮脏的思想都不是你,真正的你是纯洁和有责任心的,不会发疯地自恋和极度地自我。所有无视道德和社会责任的思想都不是一个人真正真我的思想,人真正的自己的思想是单纯和善良的,知道爱惜别人。 (三)关于“性进化论” “性”这个问题无所谓进化,稍微了解一点文学的都知道中国古时候一些人的性观念比如今的人还要开放,上至皇族下至文人墨客、平民百姓,并没有像我们今天认为的古人很保守。古人保守也不是因为把性看的如何丑陋,是因为古人的道德观念比现代强。但是我们在继承历史文化遗产的时候,往往不去分辨好坏,而是先看这东西是否迎合了我的某种喜好和心理,—— “看看,古人早就如何如何”,人头脑中不好的思想就为自己的存在找了一个理直气的借口。然后说:“这是人性。” 什么是人性?人性是人善良的本性,是光明和有益于他人的。社会有道德规范,使人成为人;道德也是一个社会良性发展的基础。如果一个社会大多数的人走向堕落,并不等于道德不存在,只能说人类偏离了道德,更不能说堕落的大多数人是对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全国上下大多数人都参与其中,到了今天,没有因为大多数人参与了它就肯定它正确,更没有肯定那大多数参与了的人正确。只能说那时的人和事非常荒地唐和无知。因为最简单的衡量标准就是,这东西的产生是否对于国家和民族的发展有益,没有益处反而贻害天下,怎么能说它正确呢?文化大革命对经济和教育等各方面没有好处,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现在我们又在放纵着堕落的所谓“人性”,并以此为基点搞所谓的“创作”,这是更温性、更容易迷惑人的“文化革命”,从一个人的心灵深处毁掉一个人。没有暴力,没有口号,伤害时也不感到疼。反而有一种新鲜的、放纵的快感。 有些国外的人说如今的中国处于淫乱文学、流氓文学、文盲文学时期。他们的说法非常片面,但是在某种程度上也反应了我们有时候不争气,甘于自轻自贱。更糟糕的是竟然把纵容这种自轻自贱当作一种宽容和达观,以为自己能够站在人性角度包容和思考一切。真正的包容是站在整个民族和社会的立场上去思考问题,不把自己的喜好参杂进去,对社会上一切正的因素负责,而不是对无理智的行为的无视和放纵。 (四)消极的根源 生命是一个整体,这世界上所有的生命合起来是一个整体。假如有一些人道德堕落,那么,就等于这个整体发生了溃烂,就再也不能够说这个整体是完好的了。就好象一个苹果发生溃烂一样,这种溃烂会慢慢地波及整个苹果,处于溃烂中的苹果上的每一个分子,很难发现自己面临的问题,因为周围的一切分子都是这样的,它就把这溃烂当作正常。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独立存在的,我们和其他所有人是一个整体,当我们中间有人走向极端,做为他身边的人,我们为什么要煽风点火推他一把或者跟着他一起走极端?假如他是我的爱人,是我的妻子或者孩子,作为他的亲人,我们是否仍然对他堕落的行为表现出支持? 爱因斯坦的伟大,不仅有他学术上的贡献,他的人格也非常伟大,他说:“我和所有活着的人是融为一体的。”他有着广大的社会责任心,因此做出了伟大的贡献。居里夫人把得到的金牌给女儿做玩具,不希望女儿把名利荣誉看重。——这些话说起来很是老生常谈,但是我们这个民族到了今天已经越来越功利,包括教育和搞教育的人。我们看伟大的人物,往往看他取得了什么成就,看他的名声,看他的光环,实际上,真正需要看一看的是他的人格。 跟西方一些国家相比,我们不止是物质生活落后,我们的精神生活也落后甚至原始得可怕。美国轰炸中国大使馆的时候,我在电视上看见很多中国人去游行,有的人一边游行一边偷偷地笑。西方国家民众举行反战游行的时候,他们是没有自己的什么目的,他们只是想维护社会的正义,因为他们有良知,所以他们是认真的。那是对人和人性的真正的关怀。如果韩国人没有强烈的道德感和责任心,今天,对待韩国慰安妇事件他们恐怕也难以那么坚决。想想看,这件事发生在中国会怎样?那种遍及中国社会的可怕的消极,正是没有社会责任心,没有民族责任心,不懂得主持正义,而且对于“社会责任心”之类的说辞感到可笑,嗤之以鼻。因为他已经丧失了衡量是非对错的标准,黑白不分了。而这个标准就是道德。 没有正确的衡量的标准,那时的思想是“我”,“我认为”好的、正确的、为什么不可以?然而冷静地想想,任何一种站在“我的立场”上的观点,都是以我的喜好为转移的,我又总是为私为我的,不负责任,这样的民族,在任何时候,都是一盘散沙。人人都自我的社会只能是这样。 很多搞教育的人以为美国人很自我,如果接触过美国人,就会发现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是与社会实践紧密联系的,他们比较宏观,美国十几岁的孩子写作文:《中国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你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看法》等等;美国大学生在学校里关注社会福利,关注残疾儿童;我们的孩子从小学一到六年翻来覆去写的是:难忘的一件事、最尊敬的人,我最喜欢的某某某,我的理想(我们的孩子是关起来教育的,不了解社会结构,所以一般是空谈。),想象作文,以及写一些某种植物具有某种精神的作文。不关注社会,不知道这个社会需要什么,那么在这种底线之上培养的“自我”,就是极度的狭隘的自我了。这样的人成长起来,无论做什么都很难考虑自己的责任。 任何的国家都有他不好的一面,看到人家好的方面,弥补我们的不足,这是一种理智。就怕把人家不好的东西拿了来做反面教材去研究学习,越走越极端。面对这个扰攘的世界,我们不止用眼睛去看,我们需要理智地想一想。 真正爱你的人,会教你如何去爱。